署名文章:對美國網絡攻擊目標泛化的隱憂

  • 时间:
  • 浏览:44
  • 来源:2019nv手机版天堂网

  新華社北京6月13日電 題:對美國網絡攻擊目標泛化的隱憂

  思 危

  5月20日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采訪時  ,公開承認曾於2018年中期選舉時  ,允許相關部門對俄羅斯發動網絡攻擊  ,以阻止所謂的俄羅斯對美國中期選舉的幹涉  。由於這一攻擊  ,俄羅斯聯邦通訊社所屬的聖彼得堡互聯網研究機構的網絡連續癱瘓數天 。俄羅斯媒體表示  ,這是赤裸裸地對一個主權國傢發動網絡戰  。

  美國作為全球網絡空間事實上的超級霸主  ,網絡攻擊能力、網絡情報獲取能力首屈一指  ,其濫用網絡攻擊能力 ,擾亂網絡空間秩序的行徑從未停止 。

  美國一直指責中國政府支持對美國機構開展商業竊密 ,但除瞭捕風捉影生搬硬套  ,從沒有拿出過硬的證據  。而美國動用國傢網絡攻擊能力  ,幫助自己企業獲取商業利益的行為卻屢見不鮮  。20世紀90年代  ,克林頓政府與日本進行汽車貿易談判期間  ,美情報機構就曾在日本談判代表的專車上安裝竊聽裝置  ,獲取的內幕情報用於幫助美國的汽車生產商和配件供應商取得談判主動權 。2001年  ,歐洲空中客車公司向歐盟狀告波音公司借助美國國傢安全局(NSA)的“梯隊”電子監控系統  ,定期跟蹤空客公司員工的電話、傳真和電子郵件  ,獲取對波音有用的商業秘密 。一些中國企業也成為美國監控的目標  。德國明鏡周刊披露  ,2007年NSA啟動瞭一個代號為“射擊巨人”的情報搜集項目 ,目標就是華為公司 。NSA成功進入華為公司內網 ,獲取瞭海量的內部隱私信息、電子郵件和源代碼  。斯諾登披露的文件也進一步證實瞭NSA對華為的網絡攻擊行動  。

  美國一方面不斷指責俄、朝、伊等國攻擊其關鍵信息基礎設施 ,另一方面對他國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滲透控制從未停止  。近日 ,安天實驗室發佈瞭對NSA下屬的“方程式”組織攻擊中東地區最大的SWIFT金融服務提供商EastNets事件的復盤分析  ,表明“方程式”組織利用國傢級網絡武器  ,層層滲透控制SWIFT這樣的商業組織網絡 ,以獲取長久控制權  ,實現其長期潛伏、持續獲取相關信息的戰略目的 。

  為瞭給自己濫用網絡能力找到合乎邏輯的借口  ,特朗普上臺以後  ,調整瞭奧巴馬時期的網絡戰略  ,出臺瞭新版的“國傢網絡戰略”  ,突出體現瞭特朗普風格的“美國優先”思維和“進攻性”網絡戰略  ,強調利用主動防禦和攻擊手段來遏制各種可能的網絡攻擊 ,降低對手發動網絡攻擊的意圖和能力  ,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必要時可采取先發制人的網絡攻擊  ,網絡攻擊授權的流程也大大簡化 。簡單說來  ,就是由以往的“誰打我  ,我就要打誰”逐漸變成“我覺得誰要打我 ,我就要打誰”  ,文章開頭對俄羅斯的攻擊就是這一邏輯的明證  ,美國網絡霸凌的嘴臉暴露無遺 。

  全球網絡空間治理有著高度的復雜性  ,建立良好的網絡空間國際秩序是各方共同的願望  。早在2011年 ,中俄等國就向聯合國提交瞭《信息安全國際行為準則》  。2015年  ,由中俄等20個國傢專傢代表組成的聯合國信息安全問題政府專傢組(UNGGE)  ,就向聯合國提交瞭網絡行為準則共識  ,具體包括不能利用網絡攻擊他國重要基礎設施  ,不能在IT產品中植入“後門程序”等  。但美國對這些國際行為準則一直持消極態度 。特朗普上臺後 ,不打算推行構建以和平、合作、安全的國際秩序為核心的網絡戰略  ,而是堅持以美國自身利益需求為處理網絡空間事務的出發點  ,以自己的網絡能力優勢 ,推出“進攻性”網絡戰略  。